E.R.I.C.A

AC&LofR

真令人头秃【航海组】【沙雕日常】

  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寇马克先生在清晨洗漱时发现洗手池的管道口又堵住了。面无表情地通完,他套上手套,带上口罩,对眼前带着诡异暗黄色的团状物进行“例行”检查。
  果然不出寇马克下水道工所料,堵住的是一团头发。或者,更准确地说,主要成分是金色的头发,如果忽略掉一条头绳,一个酒瓶盖,和半管被迷之切开的牙膏。
  想了想,他把这团罪证装在塑料袋里,拎着回到卧室。
  床上的嫌疑人还在呼呼大睡,16°的空调下也就能看见枕头和被子间露出的半颗金色脑袋。
  谢伊脱下左手手套,往那半颗脑袋上轻轻拍了拍:“爱德,醒醒。”
  没反应。
  他干脆把整颗脑袋从被子里扒了出来。
  爱德华正梦见在哈瓦那酒馆里喝酒,杯子刚碰嘴,忽然脑袋被人一扒,梦醒了,酒没了,顿时不爽地在罪魁祸“手”上碾了一圈,才慢吞吞地睁开眼,没好气地嚷嚷:“干嘛?”
  谢伊把塑料袋凑到他眼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爱德华眯起眼睛看了看,惊讶道:“你剃了毛还收集起来?!不是,你还剃毛?!”
  “……”
  谢伊把塑料袋扔地上,把右手手套也脱了。他知道爱德华睡觉时总是会压着一边被子,于是抓过被沿,用力一抖,把被子里的金毛抖出来。爱德华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低温空调下,整个人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卷成了一卷。
  “???”
  谢伊爬上床,双手撑在德华卷上方,“恶狠狠”地质问:“说!酒瓶盖是怎么回事?”
  伟大的肯威船长被禁锢得有些难受,忍不住扭了扭,谢伊惩罚性地压住他的腿。爱德华左右瞟了两眼,干脆闭上眼睛:“是康纳啊!你知道年轻人嘛,总是想寻点刺激…”
  “偷自己爷爷的酒喝很刺激?”
  爱德华眼一瞪:“偷酒不刺激?”
  “…头绳怎么回事?我说怎么每次都用得那么快。”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你别忘了咱们的用的可是一样的!”
  谢伊盯了他几秒,放开他的腿,又问:“那半管牙膏呢?你是不是拧不开直接拿袖剑切了?恩?别跟我说是它自己拦腰断的。”
  德华卷又扭了扭,眼一闭:“你每次都挤那么多,它早就想不开了。”
  “……以后梳完头记得把掉的头发拿到垃圾桶里知道吗?”
  “本船长像是会梳头的人吗?”
  不像。 但是………
  寇马克船长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累。累到心的那种。
  于是手上力一卸,干脆把整个人都砸在爱德华身上。
  爱德华眯眼眯了半天,见谢伊一动不动,连句话也不说,开始心虚了起来,没忍住叫了两声:“谢伊…谢伊?”
  不理他。寇马克船长想。
  “谢伊…”爱德华小声又叫了声,把两只手挣扎出来,抱住了身上的人,“我错了。”
  叫你狡辩。谢伊心里一哼。
  然后伟大的肯威船长凑到他耳边亲了一口,“我错了,谢伊。”
  好吧,好吧。寇马克下水道工叹了口气,抱住怀里的人回亲一口:“好吧,原谅你了。”

#梗来自日常。我真觉得这头发掉的,我得英年早秃

Assassin's Creed Origins - Concept Art - Sabin Boykinov - Artist at Ubisoft

撸撸海上的小寒鸦 再摸摸陆上的小黑鸦

每次玩枭雄都是 一心关注在姐弟俩的各种小表情 导致过场走完了 一头雾水不知道剧情

感受我的德华爱之光哈哈哈哈哈哈

这只浑身散发魅力的金毛让我没忍住开了黑旗的第三个存档
啊想太阳

Assassin's Creed Online Wallpaper - For PC and mobile phone

Assassin's Creed Wallpaper - For PC and mobile phone

An old Assassin's CreedⅡ poster from Ubi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