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A

AC&LofR 搞搞资源

真令人头秃【航海组】【沙雕日常】

  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寇马克先生在清晨洗漱时发现洗手池的管道口又堵住了。面无表情地通完,他套上手套,带上口罩,对眼前带着诡异暗黄色的团状物进行“例行”检查。
  果然不出寇马克下水道工所料,堵住的是一团头发。或者,更准确地说,主要成分是金色的头发,如果忽略掉一条头绳,一个酒瓶盖,和半管被迷之切开的牙膏。
  想了想,他把这团罪证装在塑料袋里,拎着回到卧室。
  床上的嫌疑人还在呼呼大睡,16°的空调下也就能看见枕头和被子间露出的半颗金色脑袋。
  谢伊脱下左手手套,往那半颗脑袋上轻轻拍了拍:“爱德,醒醒。”
  没反应。
  他干脆把整颗脑袋从被子里扒了出来。
  爱德华正梦见在哈瓦那酒馆里喝酒,杯子刚碰嘴,忽然脑袋被人一扒,梦醒了,酒没了,顿时不爽地在罪魁祸“手”上碾了一圈,才慢吞吞地睁开眼,没好气地嚷嚷:“干嘛?”
  谢伊把塑料袋凑到他眼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爱德华眯起眼睛看了看,惊讶道:“你剃了毛还收集起来?!不是,你还剃毛?!”
  “……”
  谢伊把塑料袋扔地上,把右手手套也脱了。他知道爱德华睡觉时总是会压着一边被子,于是抓过被沿,用力一抖,把被子里的金毛抖出来。爱德华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低温空调下,整个人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卷成了一卷。
  “???”
  谢伊爬上床,双手撑在德华卷上方,“恶狠狠”地质问:“说!酒瓶盖是怎么回事?”
  伟大的肯威船长被禁锢得有些难受,忍不住扭了扭,谢伊惩罚性地压住他的腿。爱德华左右瞟了两眼,干脆闭上眼睛:“是康纳啊!你知道年轻人嘛,总是想寻点刺激…”
  “偷自己爷爷的酒喝很刺激?”
  爱德华眼一瞪:“偷酒不刺激?”
  “…头绳怎么回事?我说怎么每次都用得那么快。”
  “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你别忘了咱们的用的可是一样的!”
  谢伊盯了他几秒,放开他的腿,又问:“那半管牙膏呢?你是不是拧不开直接拿袖剑切了?恩?别跟我说是它自己拦腰断的。”
  德华卷又扭了扭,眼一闭:“你每次都挤那么多,它早就想不开了。”
  “……以后梳完头记得把掉的头发拿到垃圾桶里知道吗?”
  “本船长像是会梳头的人吗?”
  不像。 但是………
  寇马克船长突然觉得自己有点累。累到心的那种。
  于是手上力一卸,干脆把整个人都砸在爱德华身上。
  爱德华眯眼眯了半天,见谢伊一动不动,连句话也不说,开始心虚了起来,没忍住叫了两声:“谢伊…谢伊?”
  不理他。寇马克船长想。
  “谢伊…”爱德华小声又叫了声,把两只手挣扎出来,抱住了身上的人,“我错了。”
  叫你狡辩。谢伊心里一哼。
  然后伟大的肯威船长凑到他耳边亲了一口,“我错了,谢伊。”
  好吧,好吧。寇马克下水道工叹了口气,抱住怀里的人回亲一口:“好吧,原谅你了。”

#梗来自日常。我真觉得这头发掉的,我得英年早秃

Ocean 【二】【航海组】

序章   

﹉﹉﹉﹉﹉﹉﹉﹉﹉﹉﹉﹉﹉﹉﹉﹉
      第十四次,谢伊把头探向窗口,百转千回地叹出一口气。
  他设想过各种情况,没有一种是像现在这样,在外面一片祥和的情况下,被绑在自己的书房里。
  连晚饭都没人来送。
  十分钟后他打算再探一次的时候,有人开门走了进来。不用看肯定是那一头金毛。谢伊心里诽谤着,同时闻到一阵饭香,撇撇嘴看向来人。
  双手被解开的一瞬间血液开始正常流动,涨得酸痛。谢伊皱着眉拉过餐盘,“劳烦您下次手劲小点。”
  那人也不回话,拉过椅子看着谢伊若有所思。
  扒了几口饭,谢伊实在经受不住这赤裸裸的目光,再回想起今早这人说的那两句话,一口饭哽在喉间,险些气结。
  看着谢伊推开餐盘,那人抓过绳子,却没有动手的意思。
  “这就吃完了?贵族人家还真是‘小肚鸡肠’。”
  谢伊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首先,我不是什么‘贵族人家’。其次…”他顿了下,“能否解释下,咳…‘只要我’,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这群海盗一直在他的宅子里搜寻着什么, 心里也隐隐猜到了一些,不过也只是猜测,当前还是不动声色为好。
  “密文在哪?”
  果然。
  谢伊微微抬了抬头,一脸茫然地问道:“什么?”
  眼前人明显地不耐烦了起来,左手搔了搔脑袋,猛然拔出一把匕首重重地插在木桌上:“你耳朵是有什么毛病?我再问一遍,密、文、在、哪?”
  看着谢伊一脸“毫不知情”,男人眯了眯眼,“不说是吧,那行……”他转头望了眼窗外,一片灯火通明,由于今日的不速之客,平日里的喧闹声也小了不少。
  “你只有二十几人,胜算未必偏爱于你。”
  “哦得了吧,寇马克先生,除了今早那小小的‘不愉快’,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只是想和他们亲爱的郡长先生来一次‘友好的谈话’。别忘了,他们不过是农民,而我们…·”他状似不在意地拨了拨插在桌上的匕首,发出冷冽的金属震颤声。
  “两年前你救过一群海盗,还记得吧?”他开始重新把谢伊的手捆上,并用了比之前更大的力度,“其中有一个,现在是我的人。”
  是那个栗毛的小子吧,谢伊心想,难怪觉得眼熟。
  “怎么称呼?”谢伊沉默了半晌,开口问 。
  男人愣了一下,“爱德华,爱德华·肯威。”
  
  “听着,我知道当初你救的人里面有个叫门罗的,不管你是否杀了他,他身上有份密文你不会不清楚。给我或告诉我下落,我带着我的人立马离开,不会动你的人一根汗毛。”
  爱德华重新坐下,屈指敲着桌面。
  谢伊盯着他,突然笑了起来,“你知道像‘我们这种人’,是很喜欢在书房里挖个密道开个暗室什么的,肯威先生不如运用下您的聪明才智来找找。”
  爱德华没工夫和他嬉皮笑脸,干脆起身收了餐盘准备离开,“一个晚上的时间,谢伊·寇马克,我说到做到。”
  在他开门的一刻谢伊叫住了他,“我把它藏在了山上的一个山洞里,能否找到是你的事,爱德华·肯威,很不巧,我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爱德华偏头看了他一眼,关门离开。
  一个晚上的时间,够了。早在这群人把他带走前,他就和巴里暗自串通了手势,明早清晨要是谢伊还没出现,巴里知道怎么做,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的运气操之在我,肯威先生。
  只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在爱德华关门的那个瞬间,谢伊清楚地看到对面的草丛里,有人影一闪而过。
  糟了。
  

-TBC-
  
  
  

Ocean 【一】【航海组】

 谢伊·派崔克·寇马克照例在天明的第一刻醒来。
 打开窗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泥土味,整个视野是一片雾蒙蒙的灰白色,大概昨晚刚下过雨,混重的泥土味里还能嗅出点海水的腥咸味。       
    厨娘已经送来了早餐——一碗麦片粥两块面包和一颗鸡蛋。运气也没那么坏,至少这儿的鸡还生蛋,谢伊自嘲地笑笑,伸手舀了一勺粥。
 来到这儿已经两年多了,这块北大西洋最不起眼的角落,一处让他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给鸟造窝都不生蛋”的地方。他撕了块面包,虽然比不得那些摆在金盘银碟里的高档货,但味道也不赖。看来他这个郡长做得也挺像那么一回事,如果当初没有救那群海盗的话……
 思绪被外面突然响起的警铃声生生扼杀,伴随着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惊喊——“海盗!海盗来了!”
 想什么来什么…我的运气果真操之在我。
 谢伊深吸一口气,握紧了腰间的剑柄,推门走了出去。
  
 谢伊其实对海盗并没有什么抵触,那些市井里相传的“吃人肉”“喝人血”云云,不过是各种五花八门地添油加醋后的无聊产物,尤其是——
 他盯着眼前这位金发蓝眼的男人,喝人血吃人肉?他宁可说这是哪户人家桀骜不驯的小儿子又来霸凌压善了。
  
 而这位“桀骜不驯”的眼前人,显然也在打量谢伊。
    横贯右眼的刀疤,怕也不是个善茬。
   “谢伊·派崔克·寇马克?” 四眼冷对良久,那人开口,南方口音,倒是解释了那头和周遭格格不入的金发。
   “怎么?”谢伊挑了挑眉,注意到那人暗示手下把可怜的巴里父子押近了几步。
 “鞋板子敲敲脑袋也能知道在这里捞不到什么好处。提出你的条件,或许我们可以避免一次不必要的流血牺牲。”谢伊再次握了握剑柄,示意巴里不要紧张。
  其实他的心里也没底。郡里基本上都是农民,除了日常锄锄地,连打架揍人的时候都少有,何况谁能想到会有海盗能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是你的‘流血牺牲’,寇马克先生。”金发男人咧嘴一笑,先前的肃杀表情一扫而空,倒显得亲和了许多。
 谢伊看出眼前的男人和普通的海盗并不一样,又是人质又是谈判,这让他心下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可不希望有任何形式的“屠杀”发生。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不过开口之前还得麻烦你好好掂量掂量,情况你也看到了反正能少则少再多没有——”
 “我想要你。”
  谢伊嘴一僵,“啊?”
 “我说,”金发男人掂量掂量,又说了一遍,“我只要你。”
   这下脑子也僵了。

-TBC-
  

﹉﹉﹉﹉﹉﹉﹉﹉﹉﹉﹉﹉﹉﹉﹉
私设有,ooc bug啥的,我自吞XD
瞎写写,航海组这么好!

  
  

Ocean【序章】【航海组】

    夏季的清晨总是醒得早些。冷冽的河道上浮起一层清濛的水汽,慢慢升腾到空气中直至融合,混织出一张浓白的雾网。
  巴里带着儿子到河边取水,半旧的棕木桶缓缓沉入水中,桶中的空气在挤压后化作一个个水泡,沸腾了一小方水面。
  “别走太远了。”巴里回头叮嘱那九岁的小子,转头提起木桶,溢出的水滴落回河面,他留意到除了那一串在安静的清晨显得格外清晰的滴答声,依旧沉睡的河面上,似乎有什么在悄然苏醒。
  巴里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早年的当兵经历让他敏锐地察觉到在那张看似凝固的雾网背后,有东西正在缓慢而沉稳地接近。河面开始苏醒,从微小的涟漪到逐渐泛大的波纹——是风吗?不。他听到了划桨声,那是木浆悄悄割开水面的波动——是匕首划过喉口的血液汩汩声。
  巴里张了张嘴,试图低声召唤儿子,然而喉间只是徒劳地发出一声沙哑的短呼。他急着回头,发现那小子愣站在不远处一棵云杉下面。扔下木桶,他本能地朝着儿子跑去。
  来不及了。
  寒鸦早已撕裂了迷网,嘶吼彻底唤醒了黎明。第一缕天光破碎在挥舞的刀剑上。
  ——海盗。
  巴里眼前一晃,下一秒他就被扼住了咽喉。呼吸渐渐困难,眼神开始游移。儿子,他的儿子依旧站在那棵云杉下,冷锐的箭矢钉住了他颤抖的脚步。
  接着,他看到一个金发的男人向他走近,那双眼正是入夏海面的颜色,蔚蓝而透亮,却暗藏着波涛汹涌。
  男人在他面前停下,低头凑到巴里不断喘着粗气的嘴边,轻声问道:“告诉我,你们的郡长在哪里?”

-TBC-
……………………………………………………………………………

一时脑热的产物,文笔废想给自己产粮又跪于写不出来XD
大概是郡长ShayX海盗Edward吧   (不细究 随缘文hhhh)

  
  
  
  

黑旗二刷完毕开始刷叛变了XD
航海组真的吸爆
刺客杀手Shayx刺客Edward 啥啥的heiheihei